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十薈團大潰敗,社區團購泡沫破裂

            來源: 鋅財經 孫鵬越 2021-08-28 09:13

            2021年7月7日,曾經估值60億,行業排名前列的同程生活破產。第一張多米諾骨牌轟然倒地,宣布火熱一時的社區團購泡沫破裂。

            7月28日,社區團購老玩家食享會,撤離社區團購。創始人退出、高管離職、十余家子公司已注銷,武漢總部已人去樓空。

            至此,社區團購行業大洗牌已經成了業內共識。大家本以為沒有背景和資本的創業公司,才會淪為炮灰,可沒想到,到了8月22日,背靠阿里巴巴資本加成的“行業高富帥”十薈團,也宣布關閉市場開始裁員。

            暴雪將至。

            強制裁員,不體面的離開

            上周開始,十薈團開始進入hard模式,福州、青島、哈爾濱、長春、漳州等21個城市圈業余關停,東北三省全面退出,江蘇僅保留南京、徐州兩大倉,山東濟南濟寧倉合并。而這就意味著21個城市的員工都面臨著被裁,涉及到銷售、倉管、運營、技術等多個部門。

            十薈團創始人陳郢內部信也被曝出,標題是《聚焦用戶長期價值的一次自我革命》:“十薈團將進行改革和業務升級,包括:與阿里MMC在部分地區進行區域整合,在運營方面資源共享……短期內,在部分效率較低的業務區域,將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總而言之就一句話:全國整體戰略收縮,僅保留根據地市場和部分中心城市。

            大部分員工被十薈團隨意拋棄感到十分不滿,集體登上社交平臺發出維權聲音,聲討公司的處理辦法。

            “周六晚上我們還在加班到到10點,第二天就通知我們公司裁員了,讓我們在自動離職上簽字!”一位憤憤不平的十薈團員工,在網絡曝光公司強迫要求自動離職,并不肯支付N+1補償金。

            根據《經濟觀察報》的報道,十薈團人事態度非常強硬,所有在場員工統一簽署《十薈團員工離職交接單》:“你在離職表上簽字,所有的離職資料當場交給你,絕不耽誤你找下一份工作……配合公司工作的,還可以將簡歷遞給盒馬集市,有機會進入阿里巴巴……而不簽署這份協議,就無法拿到這個月工資!

            根據協議顯示,試用期直接辭退,正式員工工資發放到8月為止。工資于9月15日發放。

            另外,十薈團還很貼心地預備了 “小小的囑咐和叮嚀”離職文件,上面寫著:“如有媒體或其他友商人員打聽信息,也請小伙伴以不便回應為由,拒絕采訪和打聽。一起守護這個我們曾經一起奮斗過的組織!”

            除了運營人員以外,在昆明,配送司機也因為長期拖欠工資,始終未得到十薈團準確答復,聚眾圍堵倉庫討薪。十薈團總部迫于無奈,承諾規定時間給予解決方案,處理拖欠工資。

            收到裁員風波影響的還有團長們,十薈團撤站后團長紛紛反映后臺App界面大改、傭金還未提現就變成了0、沒有工作人員和他們交接撤站以后的事情……根據團長私下透露的信息:十薈團還拖欠著網格倉的運費和供應商的貨款。

            一連串兒的負面消息讓社區團購“優等生”、行業翹楚十薈團狼狽不堪,離開的十分不體面。

            從風口、到浪尖

            2017年長沙的興盛優選探索出社區團購模式,它被業內稱為社區團購的鼻祖。但在2020年之前,這還是一條即將被放棄的賽道——燒不起、不賺錢、模式難跑通。無數投資人感慨:生鮮電商這個硬骨頭,還是沒人能啃得動。

            2018年成立的十薈團,是大批企業快擴張、無序競爭破產后進場的新玩家,并順利攀上阿里巴巴的金枝。阿里自A輪開始便4輪注資跟進,有了資金支持,十薈團有條不紊的并購其他公司,步步蠶食市場。到了2019年1月,十薈團就完成覆蓋60多個城市,月度GMV突破1.5億。

            到了2020年,社區團購第二輪風口開始了,阿里加大對十薈團的扶持力度,給予供應鏈、流量、運營等方面的技術支持。先是旗下連鎖超市大潤發充當供應鏈,為十薈團提供商超日化類商品;接著阿里旗下批發平臺1688,直接將源頭工廠精選商品在十薈團上架;最后還感覺不夠的阿里,甚至開放手機淘寶首頁入口,讓十薈團入駐“淘寶買菜”,SKU和自提點直接打通。

            2020年1月9日,完成B輪融資,該輪融資額8830萬美元;5月29日,完成C1輪融資,該輪融資額8140萬美元;7月29日,完成C2輪融資,該輪融資額8000萬美元。

            憑借和阿里的聯動,一番降維打擊,讓十薈團直接建立起競爭優勢,在社區團購賽道攻城略地。創始人陳郢自信滿滿,他引用了Uber的比喻:“Uber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租車公司,卻沒有一輛汽車;十薈團是全球最大的掌上社區連鎖便利店,卻沒有開過一家便利店!

            巨頭紛紛入駐,美團、拼多多、滴滴、京東、快手大干快上,高密度的補貼、瘋狂的價格戰,快速占領市場……競爭的炮火格外兇猛,亂戰不休。

            隨著城市一個接一個的拓展,十薈團開始大批量招聘工作人員,無需面試、當天上班、下午試崗。甚至直接去競爭對手挖人,承諾其他公司員工介紹人去十薈團上班,成功一人直接給1000塊錢。

            一年過去了,他們怎么樣?

            據十薈團BD員工透露,他每天主要的任務就是“掃街”,在自己負責的街道所有店面一遍一遍的電話轟炸。不單單是商超、水果店,就連五金店、餐館、服裝店都不厭其煩地講解什么是社區團購,并邀請成為團長……常用打法套路就是第一波開發剛結束,第二波立刻跟上再繼續開發一遍,然后更換人員再進行第三波開發,連續轟炸。

            同一個店主,身兼好幾個平臺的團長也是司空見慣。他們也搞不清自己推薦出去的商品到底是哪個平臺的。

            短短一年以后, 日常996的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十薈團,會無聲無息地開始裁員清退。

            十薈團出臺大量的補貼,許多貨拉拉司機、滴滴司機轉行去做社區團購配送司機。據一位配送司機在社交媒體抱怨:“公司規定每天凌晨三點必須到達配送站。所以他每天凌晨兩點多就要起床,開著小貨車前往市區十多公里以外的配送站,一個個對應單號把負責區域的食品生鮮搬上車。最后再挨個送到規劃好的商超里……”

            同樣,隨著社區團購市場收緊,補貼一日比一日差,大部分司機也重新回歸貨運公司和網約車的懷抱。

            十薈團的團長過得也不如意,在社區團購最紅火的時候,每天下單量接近100人,平均客單價達到30元,輕輕松松日收入三四百。這樣投入少收益高的活,立馬吸引了一大批商超老板、小區業主的進駐。十薈團最瘋狂的時候,一個小區能有接近100個團長等待下單。

            現在每天只有20人30人,還極不穩定,最落寞時候每天不足5人。而且客單價極低,基本只有一些促銷款福利款,到手的收益完全不夠房租。上個月剛剛關閉團長身份的一位小區業主無奈地表示:“7月份的傭金僅有一千多塊,有些購買青菜雞蛋的客戶青菜微微腐爛、雞蛋破了都要幫忙退款。還有上門取貨的客戶很多都是打工族,下了班八點多過來……自己生活都被影響了!

            除了一些商超、便利店、快遞驛站還在堅持。對于他們來說,團長傭金純粹是額外收入,而那些住在社區內、出租屋里的個人團長,基本已經全面退出。

            資本退潮,補貼叫停

            如果社區團購發展成壟斷,形成“生產——運輸——平臺銷售——社區配貨——客戶”完整模式,就會讓傳統小攤小販大批量大批量失業,這類從業人群普遍年齡較大、沒有專業技能,他們的失業不像是打工族換工作那樣輕松,而是一個家庭又一個家庭的破碎。

            2020年12月,人民日報發文痛批社區團購:“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2020年12月22日,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商務部組織召開規范社區團購秩序行政指導會,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拼多多、滴滴等6家互聯網平臺企業參加。

            2021年3月,市場監管總局對十薈團等5家社團團購企業做出頂格罰款150萬,理由是:“以上企業通過巨額補貼,以低于成本的價格傾銷商品,擾亂了市場秩序!

            2021年5月,十薈團再次被頂格罰款150萬,理由是:“低價傾銷和價格欺詐!

            至此,社區團購燒錢鋪市場,無差別地推,粗放式擴張告終。

            3個月內被連續頂額罰款兩次,十薈團吸引用戶的利器“高額補貼”告吹,也再也沒有可以吸引用戶的地方。據相關媒體報道:巔峰期十薈團的總單量中淘寶買菜的流量占30%,目前這一比例下降到了5%-8%。

            無奈之下十薈團只能斷臂求生,收縮市場,砍掉短期沒有盈利的地區,無限向阿里靠攏。吞下十薈團的阿里MMC事業群,也是目前社區團購最具活力的選手:團長傭金最高,約8%-10%,而美團優選傭金5%,多多買菜平均只有4%。

            何去何從?

            據十薈團HR表示,部分離職員工會推薦給阿里MMC事業群面試。雖然阿里吞掉了十薈團,也絕對不會全盤接收,比較十薈團大部分業務都與MMC高度重合,只會有少部分能力強的員工被接納。十薈團那堆爛攤子還得自己收拾。

            但不管怎樣,被辭退員工應得到妥當的補償方案,于情于法都是不容置喙。希望十薈團能夠好聚好散,體面告別。

            資本退潮,監管趨嚴,補貼叫停,社區團購發展被按下暫停鍵,停止盲目擴大規模,思索如何專注于長期發展,才應該是取舍之道。

            本文為聯商網經鋅財經授權轉載,版權歸鋅財經所有,不代表聯商網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