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我在城中村發現了阻擊電商的密碼

            來源: 聯商高級顧問團成員 王國平 2021-08-28 15:16

            社交電商

            出品/聯商專欄

            撰文/聯商高級顧問團成員王國平

            在遙遠的東方有幾個部落生存在一起,他們以打魚為生,風風雨雨只為討生活。城市的擴張逐步蔓延到原來部落生活的領地,寬闊的公路對這幾個部落形成包圍。不能好好打魚的原住民們,只能慢慢淪落為收租婆,過上頹廢的生活。原來村道兩側,變成了店面,一條野生的商業街貫穿各個部落,成為各類人群的棲居地。

            每天清晨,街上就熙熙攘攘,吆喝聲交織在一起。賣菜、賣肉、賣早餐……,滿足人們的基本需求。原住民、外來人口融合在一起,共享這場底層商業的繁華。

            城中村充斥著各色商業業態,自由混搭,也許講不出什么邏輯,匹配度卻是異常的活躍。

            電商的蓬勃發展對于這幾個部落似乎并無影響,野生的街道依舊熙熙攘攘,過得不亦樂乎。去年的疫情打破了其中一個部落的寧靜,一個個“拆”字據說象征著幸福吉祥的意思。街區的一頭很快陷入寧靜,商戶們開始往另一端蔓延,繼續過著以前的生活。

            有幾家商戶還在跟拆遷戶堅守著,據說給予租金全免,但生意大不如前。手機店老板說,以前隨便賣幾百部,現在能上100部就不錯了。還好在這條街上還有幾家手機店,可以補貼家用。不遠處就是OPPO、VIVO的手機店,喇叭聲老大,就是沒有小米等互聯網品牌的一席之地,華為倒是還有一家店在硬撐,那是華為巔峰時代的產物。

            電商在部落外面滲透率倒是蠻高的,但對于部落集中營似乎有點束手無策。這些刁民始終沒有改變原始的交換形式,對于電商接受卻不高頻。

            部落以外分布著3個購物中心,都在殘喘。既未能與線上對抗,也未能贏得部落集群的芳心,只能孤獨的綻放。

            購物中心原本是一種取代傳統商業的產物,按說屬于先進生產力。從其凋零的程度,可以看出當年是多么想有一番作為,映襯在夕陽的落寞。

            有的想做城市級別購物中心,現在只剩幾個陪跑玩家,電影院倒了,超市也快撐不住了,餐飲還能滿足周邊群體的基本需求。有的想吃區域這塊肉,還好有家超市給撐著,勉強沒有倒閉的跡象。這種勉強喊出的都市風,對于部落似乎是一種強排他,看著部落族群歡快的在野生商業街瞎逛,能感受到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我在你面前想盡辦法優雅的賣盡風騷,你卻滿眼都是村里的虎妞。

            野生商業街有著驚人的生命力,相對溫室里的購物中心,不用澆水灌溉施肥,就能自己生長?此齐s亂無章,似乎又有點錯落有致的樣子。野生商業街分布著各種商業物種,無序中又有著濃厚的商業氛圍。自由靈活生長,不時還有外來小物種切入,進行自我迭代,展現出超強活力。再看看旁邊購物中心那個熊樣,這種味道,誰不愛。

            電商實行的降維打擊,對于線下實體帶來過很大的沖擊。很多無法適應這種沖擊的物種瀕臨滅絕?粗娚讨笖挡洳洳,就可以想象那些實體上市公司是多么不值得投資。購物中心船大不好調頭,很多直接被砸蒙圈了。野生商業街的自適性優勢就體現出來。

            傳統商業空間的功能混合組織,已經被逼到一個臨界點。當初購物中心采用混合幾件套來重構市場,增加吸附能力,慢慢有了疲態。野生商業街在功能混合組織上沒有統一運作優勢,一些商業介入困難,完全自發無序生長。環境差、服務差、功能不齊全等等弱勢,使得大一統的模式并不適合野生商業街。

            自發性的野蠻生長,使得野生商業街往另一個方向蔓延——物理空間交互,出現多維復合型商業模式。

            野生商業街長度有限,業態容量、時間跨度、與部落族群生息重疊度會存在時空錯落。如果不能夠主動去匹配部落族群的需求,這部分市場終將被線上的隨機性購買和購物中心的目的性購買所搶走。野生商戶的能動性求生性顯然比購物中心來得更強,知道如何用最原始的方式去對抗所謂的先進生產力以及線上降維攻擊。

            野生商業街從時間、空間、轉換三大維度攻擊,來增強自身活力。

            業態容量上的不足,野生商戶通過單店在不同時間維度從事不同業務來迎合部落族群的作息生活需求。

            一家看似平淡無奇的手機店,在早上可能是一家早餐店,到晚上又開始外擺迎合夜市。物理空間的使用峰值可以達到24小時通轉的神奇局面。

            清晨很多店鋪開始了一天的早市,賣菜、給早起的人們賣早餐,噪雜聲中被部落族群稱之為熱鬧。

            早市消停后,門店開始了換裝生活,進入白天的正常作業。晚起的家伙們開啟了生命周期,年輕人慢慢多起來了。到了夜晚,外來工可能聚集在某個店鋪門口看電視嘮嗑,或者開啟了燒烤場景。

            這種空間、時間、自有轉換的靈活性,顯示出強大的活力。滿足了部落族群生活周期的基本生活需求、情感訴求以及某種強大的心理認同感。

            線上曾經在時間、空間、成本、交互等多環節對線下進行碾壓,打得高成本實體商業無還手之力,在野生商業街面前卻無能為力。

            這種野生多維復合型商業實現物理空間的交互,融合進部落族群的生活周期,加入鄰里社交因子,呈現出超強的煙火氣。

            野生商業街的這種物理空間交互玩法未經提煉,處于相對野蠻狀態,卻提供了實體商業新的思考維度。分散、去中心化、多主體無序的個體用強烈求生欲打破了線上降維玩法的攻擊,也打破了購物中心傳統生態構建做強吸附力的玩法?臻g、時間、快速轉換的維度孕育著新的機會玩法,阻擊電商的密碼也許就藏著里面,等待著開發挖掘。

            本文為聯商網作品,版權歸本站所有,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侵權必究。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光大彩票